大天使止安_从不填坑

“永远都有得选的。”

组织的男模

※九头蛇×冬日战士
※九头蛇拟人化,黑发红眸左眼角下方有一个拇指大小的血红色九头蛇标志的暴力萝莉
※我爱芭娜娜
※Hail Hydra!
※ooc到上天

芭娜娜被前冬日战士捡了回去,处理伤口时芭娜娜身上所有的武器都被收走,双手也被用绳子严严实实的绑在背后。

穿着前.自家资产宽松的衬衫和短裤的芭娜娜一副大爷模样坐在椅子上,一脸凝重的盯着坐在对面的巴基,盯得巴基浑身不自在。

许久,芭娜娜终于开口了,别过脸一副惨不忍睹的表情:“资产,你告诉老子,你他妈的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自己吃得这么胖的?老子的首席男模啊……”

巴.已经成功由吧唧进化成口巴口即.前冬日战士.九头蛇首席男模.基:“……”怪我咯_(:з」∠)_

前篇 http://ironmandonthavehart.lofter.com/post/1e412153_e31f68e

组织的资产

※九头蛇×冬日战士
※九头蛇拟人化,黑发红眸左眼角下方有一个拇指大小的血红色九头蛇标志的暴力萝莉
※我爱芭娜娜
※Hail Hydra!
※ooc到上天

“Hello?Soldier,老子是你的组织九头蛇。”一身黑色战斗服的萝莉扛着机关枪一脸倨傲,“Hail Hydra!”
这是冬日战士与他的组织的化身的第一次见面。

“芭娜娜大人,您回来了。”
“谁他妈的允许你这样叫老子了,佐拉?这个名字只有红骷髅那家伙可以叫!”锋利的匕首插入电脑屏幕,任务归来的组织脾气很凶残。
“哟,又见面了,老子的资产!”
“组织。”
这是冬日战士与他的组织的化身的第二次见面。

“资产,从现在起,你就是老子的搭档,跟着老子怼死敢阻挡九头蛇伟业的龟蛋!”组织微微抬起下巴,表情如初见时那般倨傲,“Hail Hydra!”

“资产,老子允许你叫老子芭娜娜。”一次任务结束后,俩“人”休整时组织突然开口。
“芭娜娜。”冬日战士从善如流的改口。

“那个人,我记得他,我记得……”被按在洗脑椅上的冬日战士倔强的重复。
“加大频率,把他的记忆全部洗掉。”芭娜娜站在旁边,面无表情。
“遵命,九头蛇大人。”

冬日战士恢复记忆逃离九头蛇,九头蛇被神盾局和复仇者联合剿杀,元气大伤,四处逃匿。
某天,在偏远小国隐居的前.冬日战士.巴基买李子回来的路上,捡到了一个满身血和绷带的黑发红眸萝莉。
“好久不见,资产。”

※好了我知道我的脑洞很丧病,但这对……真的诡异萌啊!

侦探与罪犯

这是一个神之拉郎配,bug和ooc无数望轻拍,毕竟朕智商不高,然后,这是一个没有开头没有过程只有结局的文,是的,这是结局,不是开头也不是过程。嗯,两人的相知相遇相爱相杀你们脑补吧……_(:3」∠)_】

“9:00 at night,you know.
                               ——L.E.A.F”


“晚上好,Sherlock.Holmes.”站在天台边沿的月白色唐装青年转过身,笑的温和。“L.E.A.F.”“叫我秋就好。怎么,你好像很意外?”“谁会想到臭名昭著的L.E.A.F竟是鼎鼎大名的东方商业帝王秋.叶。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你是如何做到把身形外貌完全改变而没有破绽的?”“易容,缩骨,东方的神秘是你无法想象的。”叶秋看起来无辜极了,“你觉得这里作为L.E.A.F谢幕的地方如何?Sherly.”“六楼,十八米高,摔到地上很难看。”“那这样呢?”叶秋展开双臂,火焰蓦然从他背后腾升,惊恐的尖叫划破夜空。“什么——”

“不得不说,和你交手还蛮有意思的,只可惜你还是棋差一着,这个游戏,我赢了。不过也罢,至少我很满意。再见了,Sherlock,我亲爱的侦探。”叶秋向后倒去,衣袂飞扬,落入冲天的烈火中。Sherlock想要冲上前拉住叶秋,却被火焰逼了回来,一片叶子从烈火中飞出,飘落在他的手中……


“Boring——”Sherlock躺在沙发上扯着嗓子喊。“Shut up!Sherlock!”John恼火的喊道。“Boring————”“Sherlock!!!”

青翠欲滴的叶子静静的躺在桌上,阳光透过窗户照射进来,更显得叶子娇嫩。


“Sherly,my dear……”

盾铁盾无差】

#盾铁#
#铁盾#
#真.盾虫#
#希尔德就是美国队长的那面斯塔克出品的盾#
#我爱邪教#

复联小区有两个家喻户晓的家庭,都是单亲爸爸带着儿子的家庭——斯塔克和罗杰斯。

提起斯塔克,复联小区的人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死宅的托尼.斯塔克先生和他那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儿子希尔德.斯塔克,还有父子俩爆表的智商。而提起罗杰斯,就是温和正直的斯蒂夫.罗杰斯先生和他同样温和的儿子彼得.帕克.罗杰斯。

“Dad,看见没?”希尔德一脸严肃的拉了拉托尼。“嗯,看见了。”托尼同样一脸严肃。“上?”“上!”
“你好,我是托尼.斯塔克,这是我的儿子希尔德.斯塔克。”托尼走过去,笑的迷人。希尔德抬头笑的乖巧:“叔叔好~”“你好,我是斯蒂夫.罗杰斯,这是我的儿子彼得.罗杰斯。”斯蒂夫笑着拍了拍扒拉着他大腿的彼得。

两家人熟络之后的日常:
“托尼/希尔德!!!”罗杰斯父子站在客厅里怒吼。两个脏兮兮乱蓬蓬的脑袋探出来:“这个实验很快就好了,甜心们再等一下~”
“不!我不要蔬菜沙拉!”×2。“托尼/希尔德!”

再后来,斯塔克父子把罗杰斯父子拐到了手,让全小区的人为之叹息,被祸害了啊……

Lost番外——那之后的事

※注:cp为叶秋×Tony.Stark
重要人物死亡
ooc慎
放飞自我
po主已疯
其实好想要评论啊,至少知道哪里不足,真的好想要评论小红心啊【躺】
正文↓

〈从此以后,我看所有人都像你,却再没有人能像你一样让我用一生深爱〉

Tony去世后的第三年,复仇者们踏上了天朝的土地,来到了燕京。这天,是叶秋的婚礼。

半年前,叶秋与上海孔氏的小姐订了婚,半年后的今天,两人踏进了婚姻的殿堂。对此,复仇者们还是很高兴的,因为这意味着叶秋已经从Tony去世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秋,恭喜,新婚快乐。”Steve在叶秋面前停了一下,真挚的说道。“谢谢。”叶秋露出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站在叶秋身旁的少年看着复仇者们进入酒店的背影,用手肘轻轻捅了捅叶秋:“表姐夫,他们就是复仇者联盟?”“嗯,婚礼后我会带你认识一下他们。不要拒绝,克南,这对你有好处,你应该知道你的身份意味着什么。”

婚礼上,复仇者们见到了叶秋的新婚妻子,一位有着和Tony一模一样焦糖色大眼睛的长相精致的优雅小姐,竟和Tony有两三分相似。

Banner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叶秋永远忘不了Tony。

两年后,叶秋拥有了一对龙凤胎儿女,而先天体弱的孔小姐在诞下孩子之后没几年便去世了。

孔小姐的葬礼,复仇者们也来了。再见时,Steve他们发现叶秋的鬓角竟有了斑驳白发。

“秋,节哀……”

叶秋苦涩的笑了笑,揉了揉身边的两个孩子:“这是我的两个孩子,男孩是哥哥叶琏,你们可以叫他Antony,女孩是妹妹叶琅,叫她Antonia就可以。”

两个孩子揪着父亲的裤子,一双和他们母亲一模一样的焦糖色大眼睛怯生生的看着复仇者们。

Antony,Antonia……Steve看着两鬓斑白的叶秋,心里极其苦涩,他知道,Tony已经成为了叶秋一生挥不去的心魔。

Lost——下

※注:cp为叶秋×Tony.Stark
重要人物死亡
ooc慎
放飞自我
po主已疯
其实好想要评论啊,至少知道哪里不足,真的好想要评论小红心啊【躺】
正文↓

Pepper和Roddy带着医生焦急的等候在机场,许久,终于看到了天边飞来的飞机。可当脸上仍有泪痕的叶秋抱着Tony看也不看医生们一眼,直接穿过他们一步一步缓慢而坚定的走向车子时,聪明如Pepper Roddy两人怎会不明白,Pepper的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Roddy眼里也闪烁着泪光,他们知道,Tony再也回不来了。

叶秋回来后不吃不喝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一夜,第二天出来后立刻联系了Pepper一起召开记者会。记者会上,叶秋宣布了Tony的死讯,并要求政府撤销对复仇者们的通缉令。

“恕我直言,Mr.叶,你一个东方人,凭什么提这些要求?”一个记者有些尖锐的问。叶秋看着那个记者,苦涩的笑了笑,举起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极其显眼,而所有人都知道,已经去世的钢铁侠的手上有一个同款的戒指,而这对戒指他曾说过是独一无二的,全世界只有他和他的爱人拥有。“凭我是Tony.Stark的爱人,现任的复仇者联盟顾问。”

两个星期后,在叶秋、Pepper、Roddy的奔波努力后,复仇者们的通缉令全部撤销,Tony的葬礼在复仇者们回来后举行。

葬礼的那天天空很阴沉,一如人们的心情一般阴沉,黑压压的一片,让人喘不过气来。

“……他是钢铁侠,但他更是Tony.Stark,一个未来学家,一个天才科学家,一个慈善家……失去他是这个世界的巨大损失……”Steve有些恍惚的听着叶秋用沙哑的声音念着悼词,眼睛看那口与众不同的金红色棺木,很符合Tony.Stark的风格,张扬肆意,可在此时却显得格外苍凉。Steve当然知道里面躺的是谁,那里面躺着复仇者联盟最初的成员钢铁侠,他昔日最亲密的战友之一,他的朋友,被他亲手杀死的“家人”,铺天盖地的愧疚和悲伤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叶秋和Steve亲手为那口金红棺木覆上国旗,两人一起在前面抬棺,看着棺木一点一点被泥土覆盖。

葬礼后,人们陆陆续续离开,最后只有叶秋仍然站在Tony的墓前。天空开始下起淅沥的小雨,慢慢的越下越大,最后变成了倾盆大雨。叶秋没有打伞,任凭雨水肆意的淋着他,脸上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许久,叶秋终于动了,他半跪下来,手指颤抖着抚上金色的碑文——You know who I am.___Antony Edward Stark.“混蛋……”

复仇者们打着伞,沉默的看着不远处半跪在碑前,显得格外苍寂悲凉的黑发青年。Steve的四倍听力让他听到了呜咽声,夹杂在雨声中,低的仿佛是幻觉。

当复仇者们忍不住想要走过去拉叶秋起来时,叶秋站了起来,留恋的看了一眼墓碑,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步伐缓慢却坚定。Clint看着面无表情,眼神空洞,明显憔悴了许多的昔日好友,原本想说的一大串话到了嘴边变成了一句苍白无力的“对不起”。叶秋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看一眼复仇者们,头也不回的离开。

“……根据Tony的意愿,复仇者大厦的一切,包括工作间里的钢铁军团和Friday都是属于复仇者的了,斯塔克工业仍然是复仇者联盟最结实的后盾,我虽然接替了联盟顾问这个身份,但由于我身份的敏感性,我不会长期待在美国插手联盟事务,不是特别重大的必须我出面的事情找Pepper和Roddy吧,我不过是挂个虚名而已。cap,联盟就交给你了,你定期告诉我一些联盟顾问应该知道的事情就好……”

叶秋关掉视频通话,靠着椅背,疲惫的揉了揉额角。

此后,复仇者联盟仍然拯救世界,不过是少了钢铁侠,多了“钢铁侠”。

一切,都结束了。

【秋铁】Lost——上

※注:cp为叶秋×Tony.Stark
重要人物死亡
ooc慎
放飞自我
po主已疯
其实好想要评论啊,至少知道哪里不足,真的好想要评论小红心啊【躺】
正文↓

“秋!快去救Tony!救救他!”Pepper带着哭腔的有些语无伦次的声音从手机中传出。“冷静点Pepper,Tony怎么了?”叶秋有些心慌,语气不由急切起来。“Tony和Cap还有冬日战士在西伯利亚打了起来,现在钢甲已经损坏得连Friday都连接不上了!”“给我最精准的坐标!我立刻过去!”“坐标是xx,xx,你快去吧!”“我知道了。”叶秋挂掉手机,顾不上拿上外套便大步离开,在经过秘书时快速的开口,“立刻给我安排飞机,我现在就要去西伯利亚!”

Tony独自一人躺在冰冷的地上,队长和冬兵早已离去,已经沦为废铁的钢甲和身心上的巨大疲倦让他连手指头都不想动弹。在空旷的基地里,Tony听着自己的急促的呼吸声,想了很多。

他想到了Pepper,陪了他好几年,一直照顾自己的聪明又能干的女孩,而他却一直在给她惹麻烦,甚至把偌大一个斯塔克工业扔给她管理,让她整天忙的几乎脚不沾地,她几乎把最美好的年华都耗在了他身上。他想到了Roddy,他的挚友,一名英勇的上校,却因为他而失去了双腿。他想到了复仇者们,他们曾经是最亲密的战友,相互信任的家人,却因为一个法案,这个家分崩离析了。他想到了他的以前,他做错了那么多事,造出了奥创,害死了那么多平民,害死了小女巫唯一的亲人,也,害死了Jarvis……他想到了叶秋,他来自东方的温文尔雅的年轻爱人,那么好那么温柔的爱人,他想到了他们之间甜蜜温馨的点点滴滴……

叶秋坐在飞机上,有些坐立不安,时不时看向手表,不住的催促飞行员飞的更快些。叶秋看向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在心里祈祷着Tony千万不要出事。

Tony想了好久,他想到了一切,然后艰难的眨了眨一直睁着而酸涩疼痛的眼睛。他觉得很困,眼皮开始变得沉重,他在脑袋里运算大量的复杂公式,想要借此保持清醒。可终究抵不过铺天盖地的睡意,公式的运算越来越慢,意识模糊起来,他慢慢合上了眼睛。

“秋,我想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梦中,Tony看到了微笑着向他张开双手的Howard夫妇,他欣喜的向他们跑去……

终于到达了西伯利亚,叶秋用上自己最快的速度冲下飞机,冲向那个基地。很快,叶秋就找到了那个熟悉的金红色身影,他飞快的冲了过去。

Tony毫无生气的躺在地上,看上去狼狈极了,脸上青紫一片,还有好些血污。叶秋跪坐下来,半抱起Tony,微微颤抖着手探向Tony鼻下——没有呼吸!又不死心的小心打开颈部的钢甲,摸了摸——也没有脉搏!体温也已半凉……

叶秋本就因为穿着单薄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而发白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张了张嘴,想要叫Tony的名字,却发出了宛如受伤野兽般的哀鸣,泪水从眼角滑下,他只觉得心密密麻麻的刺痛,仿佛要喘不过气来。一股寒意从心脏蔓向五脏六腑,蔓向四肢,很冷很冷,如坠冰窟般。

叶秋很快就停止了无声的哭泣,如果Tony知道他堂堂叶氏集团的总裁居然哭了一定会嘲笑他的吧……叶秋自嘲的想着,而后抱起Tony,一步一步走向外面的飞机。

“Tony,我们回家。”

〈秋铁〉叶大总裁为任性的爱人操碎了心

“贾维斯,托尼到底多久没睡觉了?”叶秋看着托尼眼下的青色压抑着怒火冷声问道。“68小时23分45秒,秋先生。”“贾维斯!”托尼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咪般炸毛大喊,“你居然出卖daddy!”“托尼,8小时?嗯?”叶秋盯着托尼,勾起嘴角,声音温柔。托尼看着笑得格外迷人的叶秋,心中警铃大响,视线心虚的乱飘:“呃……秋,你听我解释……”“既然托尼你自己不愿意去休息,那么只好我亲自带你去休息了。”叶秋上前一把扛起托尼,大步离开工作间。

“放我下来秋!我还没做完!”被叶秋扛在肩上的托尼费力挣扎着。“别乱动,托尼,小心掉下来。”叶秋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托尼结实浑圆的翘臀,发出清脆的响声。也许是因为害怕掉下去,又或者是来自年轻恋人的一巴掌有些羞耻,托尼不再乱动,只是小小声嘟嚷着什么。

叶秋就这么一路扛着托尼走回了卧室,嗯,至于其中的洗澡投喂之类的就省略吧〈不负责〉。

“剩下的工作就交给贾维斯,托尼,你给我好好睡一觉。没问题吧,贾维斯?”“是的,当然没问题秋先生,只是一些收尾工作而已。”“别这样看着我,这没用的,托尼。”叶秋毫不犹豫的拒绝了托尼瞪着湿润的焦糖色大眼睛表达出的无声请求,毕竟这招托尼已经用了无数次,叶秋早已有抵抗力。托尼见这招没用后,赌气的把被子一把拉起盖过头顶。叶秋哭笑不得的拉下被子,俯身在托尼唇角落下一吻:“睡吧,托尼。”托尼含糊不清的嘟嚷了几句,因为连日不分日夜的实验,很快就沉沉睡去。“好梦,托尼……”

“叶总?叶总?叶总!……”叶秋从回忆中出来,看着眼前有着熟悉而又陌生的焦糖色眼睛的少女歉意的笑了笑:“抱歉,孔小姐,刚刚不小心走神了。”

【ooc的放飞自我_(:3」∠)_许个愿——我的愿望是——秋铁安利卖出去〈安详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