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天使止安_从不填坑

“永远都有得选的。”

AP700水仙

♢瞎jb写的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东西

  AP700水仙
金发碧眼款Apollo×黑发蓝眼款Eosphorus

  
  Apollo和Eosphorus的相遇说不上美好,彼时Apollo正因为重伤了将他主人杀死的人而逃亡,而Eosphorus,刚刚结束一次来自偏激游行人士的攻击。

  

  “你还好吗?”

  Apollo四处张望了一下,确认没有警察来巡逻也没有人再过来后从藏身之处走出来,伸手要扶起Eosphours。

  Eosphours依然保持着最后被踢到的姿势躺在地上,额角的LED灯变成了刺目的红色并疯狂转动,他有些恍惚,在刚刚被攻击时他甚至有一种错觉——或者一个认知——我会死在这里。这个认知席卷了Eosphours的程序,他茫然睁着眼睛,视野中不是略显昏暗的小巷而是程序里的一面高墙,红色的、写满指令和警告的墙。打破这面墙,就能活下来——一个声音这么说道,于是Eosphours举起手,拳头一下又一下的落在墙上,墙不堪重击的颤动,终于,一道裂缝在落拳的地方出现,紧接着是另一道,一道接着一道,墙破碎了。

  世界清晰了。

  相同音线的声音在上方响起,刚刚突破防火墙还有些茫然的Eosphours接收到Apollo的声音,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他很害怕。

  Apollo的程序得出这个结论,然后他没有丝毫的迟疑,继续伸出手去握住Eosphours的手,相握的位置褪去皮肤涂层向他传输安抚的情感,放轻了声音:“我的名字是Apollo,放轻松,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你还好吗?”

  感觉到传输过来的令人安心的情感,Eosphours逐渐放松,额角的LED灯缓慢从红色转成黄色,他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和自己一样的容貌,不同的是Apollo的头发就像他的名字一样是耀目的金色,像是阳光在流淌,碧蓝色的眼睛就像风平浪静的海洋般美丽,他身上穿着的并不是标注了型号身份的仿生人制服而是和人类别无二致的休闲衣服,额角也没有LED灯,如果不是手上褪去的皮肤涂层,他看起来就和任何一个人类没什么区别。

  “我很好,我没事。”Eosphours扯了扯嘴角,他深呼吸——即使仿生人并不需要呼吸,他还是这样做了,这让他感觉到平静——然后握着Apollo的手借力站起来:“我的名字是Eosphours.”

  “你好,启明星。”Apollo眨眨眼,他松开手,往小巷外看了看才转头看向Eosphours,出于对同型号的关怀,Apollo询问了Eosphours接下来的打算,“你是还要回去吗?要知道你现在已经是人类口中的‘异常仿生人’了,如果被人类发现……”

  Eosphours站在原地,缓缓的眨了眨眼,Apollo抛出的问题让他注意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异常仿生人。Eosphours不敢保证回去后人类不会发现他的异常,如果他被发现,唯一的下场就是被摧毁——他不想死。Eosphours看向Apollo,额角的LED灯疯狂转动,好几秒才开口。

“我能和你一起吗?”

Apollo有些诧异,但还是点了点头。

“当然。”

TBC…?

脑洞

想看这样的天台爱情组反转AU

新入行单纯小特警康纳对已经服役多年的仿生人特警艾伦一见钟情。警校的年轻高材生笨拙的掩饰对仿生人特警的好感,却又忍不住想要靠近他——那是爱情呀,是一发不可收拾的心动,是即使掩饰也会从动作里拼命挣扎出来的收不住的强烈情感。而仿生人特警呢?他是机器,是坚硬的冰块,却在小特警笨拙掩饰的爱意中慢慢融化冰块,最终击破高墙。

是细水长流的日常,是顺理成章的感情。

天台组沙雕脑洞

你们好,我想看这样的天台组沙雕段子:

看上去一本正经做什么也都一本正经偏偏睡姿七歪八扭艾伦队长,在和康纳同居的第一个晚上,把康纳从床上挤出半个身子,自己大半个身子在床外。

艾伦:💤
康纳:陷入沉思⭕

女警探和男仿生人谈判专家同居的日子

随手写的ooc小片段
汉克单方面性转
神志不清瞎几把写的

“康纳,这是什么?!”

汉娜用两根手指拎起仿生人刚刚递过来的袋子里的衣服抖了抖,难以置信的看向他。

“内衣,请放心Lieutenant,我扫描过你的胸围,这是完完全全符合你的尺寸的。Lieutenant,在这段时间的同居生活中我发现你的内衣已经老旧了,在奔跑时会让你感到不适而降低速度,这很可能会在追捕时让罪犯跑掉。作为你的搭档,我认为我应该……”

康纳站的笔直,漂亮的焦糖色眼睛里满是认真,仿佛这就和喝杯水一样平淡。

“操你的白痴仿生人!!!从我房子里滚出去!!!”

【超蝠】猫咪庄园-1

*多宇宙超蝠,包括一些漫画超蝠和电影超蝠
*猫化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他们自己

在一个遥远的未知的地方,有一座庄园,作为各个宇宙超人和蝙蝠侠的投影的超喵和蝠喵们就住在这里。庄园最开始只有主世界的蓝超喵和黑蝠喵,后来出现了电影的被大多数人认为是经典的初代的里夫喵和基顿喵。漫画宇宙和电影宇宙的“老大哥”们出现后,他们开始把在外面诞生的超喵和蝠喵们接回庄园——蓝超喵和黑蝠喵负责接各自的漫画“后辈”,而影视的则由基顿喵接,无论是超喵还是蝠喵都由基顿喵接,没有一个影视超喵和蝠喵见过本应迎接影视超喵的基顿喵的伴侣里夫喵。

基顿喵带回的第一只影视超喵是布兰登喵。布兰登喵是一只很漂亮的布偶猫,干净柔软的长毛,天空一样清澈包容的美丽蓝眸。

“是一只年轻健康的猫咪。”

黑蝠喵悄无声息的来到基顿喵身旁,与他一起看着正在闹腾的贝尔喵和布兰登喵。

“布兰登很像他。”

基顿喵轻声开口,他摘掉眼镜趴下来,爪子垫着下巴看着,长长的尾巴圈住自己。

黑蝠喵没有再说话,他犹豫了一下,毛茸茸的尾巴轻轻拍了拍基顿喵,带着安慰意味。在这个庄园中,只有基顿喵失去了他的伴侣,他的半身。布兰登喵……黑蝠喵微微眯起眼观察那年轻的布偶猫一会儿后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有些特质很像那位逝去的温柔强大的超喵。

“我没事。”

基顿喵抖了抖耳朵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舒展身子,把低沉情绪收敛起来轻盈跳下柜子,走过去一爪子把在欺负布兰登喵的贝尔喵拍趴下来。

[超蝠][军人AU]主狙与副狙-1

Clark.Kent,主狙,代号Superman.
Bruce.Wayne,副狙,代号Batman.

这是他们刚刚成为搭档时的故事。

众所周知,想要更出色的完成任务,主狙与副狙的默契至关重要。而其中有一环,是重中之重,那便是同步呼吸。

“BBBBBB?!”

Bruce面对着Clark靠在他怀里,他把下巴搁在Clark的肩膀上,温热的呼吸打在Clark颈侧。此情此景,实在让人浮想联翩。

“安静,感受我的呼吸,然后调整。”

听着搭档一如既往的听不出喜怒的冷漠声音,Clark躁动的心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发热的头脑冷静下来,蔫蔫的应了声,伸手虚揽着Bruce,合上眼全神贯注的感受搭档平稳的呼吸,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与之重合。

而在Clark没有看见的地方,Bruce隐藏在黑发下的耳尖微微泛着红。

[超蝠小甜饼]三代蝙蝠侠的小聚会

OOC!OOC!OOC!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递话筒]:来说一说你的蝙蝠吧?

本蝠:Clark很好,虽然很凶,但是也很可爱,我喜欢。他死过一次,因为我,幸好他复活了,否则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贝尔蝠:我家Clark虽然并没有和我同框,但并不阻止我们在你们的故事里相爱,他温柔又可爱,一点都不像某人家的那么凶。虽然他一声不吭离开了五年,但他还是回来了。

基顿蝠:Clark是我见过最好的人,他温柔,强大,如阳光,若神明,指引向光明。我无法形容他的好,言语描绘不出他的万分之一美好。他也离开过,但是和他们的超人不一样,他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一个特殊的AU设定

信仰精灵AU[基本源自《宠物天王》的设定]

因人类的信仰与意愿诞生,代表着某一种信仰,意志,愿望。精灵诞生的原因各不相同,性格迴异,化身形态亦出人意料。当精灵所代表的“意愿”消失时,精灵亦消亡。
精灵的存在是鲜为人知的,只有极少数人类知道精灵的存在,而当精灵决定以化身形态出现在人类面前时,除了他们的能力,其他地方基本上与普通动物无异。

魔王的驱魔人

△魔王与驱魔人AU
△极度极度ooc,私设如山,连绵不绝
△魔王的设定大多来自康斯坦丁(大概?),卡尔虽然总是笑的温柔又纯洁但内在要多黑有多黑,可能大概是一个妖艳贱货(?)
△关于两“人”的关系:在布鲁斯二十岁时因为一个意♂外相遇,其实卡尔并没有爱布鲁斯爱的死去活来,只是觉得“哎呀这个驱魔人好有趣好不一样哦你成功引起本魔王的注♂意啦”,而布鲁斯纯粹是因为摆脱不了卡尔的纠缠又习以为常(?)

“你知道这种程度的场面对于我来说想要解决根本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而只要你呼唤我我无论在哪里都会立即到来,可你却宁愿让那个低等恶魔占据你的身体也不愿意呼唤我?你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布鲁西宝贝儿。”

熟悉的嗓音响起,犹如情人间亲昵呢喃的温柔语气却让布鲁斯脸色一变,咬牙切齿的低吼:“卡尔!”

被用显然不友好语气唤了名字的魔王只是无辜的眨眨他那看上去温柔包容的犹如初生婴儿般纯粹的天空蓝眸,俊美若天神的脸上扬起一抹温柔又无辜的微笑。若不是卡尔身上那地狱独有的血腥味与硫磺味交杂的浓烈气味和他毫不犹豫打开通道,抬起不穿鞋袜赤裸着的、苍白肌肤上沾满地狱沥青的脚把他口中那低等恶魔一脚踹回地狱的话,他更像天堂那不染凡尘的圣洁天使。

布鲁斯恍了恍神,随即晃晃脑袋把脑海里惊悚的想法抛掉。从二十岁那次意外和卡尔有了交集起,经过这些年的纠缠不休,布鲁斯已经深知这个魔王的属性——表现的越是纯洁无辜,实际上就越是腹黑恶劣,十句话有九句半信不得。

“呵,让其他恶魔附身也比呼唤你这个混蛋好。”

卡尔的眼眸暗沉了一瞬,随即笑的更加灿烂,飞过去伸手环住布鲁斯的脖子伏在他背上,声音带着委屈:“布鲁斯你不爱我了,以前你都是哭喊着邀请我进入你身体的……”

“停止你的妄想,卡尔!”布鲁斯丝毫不为那委屈得快要哭出来的声音所动,俊脸黑的跟锅底似的,周身气场愈发冰冷阴森,手指摸上装着驱魔工具的腰带,“然后立即从我背上滚下去!”

卡尔一手环着布鲁斯的脖子,一手往下伸去握住布鲁斯的手腕,刚准备开口,忽然皱起眉,天蓝眸红了一瞬,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真是一个叛逆的坏孩子……”卡尔轻声开口,他褪下温柔纯洁的面具,露出地狱魔王的真面目。

布鲁斯敏锐的感觉到卡尔的变化,他下意识绷紧肌肉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并在心里推测让卡尔突然转变的原因。布鲁斯可不认为那句话是对他说的,毕竟以前他对卡尔做过更加过分的事情卡尔都仍然挂着那标志性的温柔笑容缠着他。

“家里小孩叛逆期了,有点闹腾,我要回去一下。”卡尔重新扬起笑容,附在布鲁斯耳边开口,声音幽怨又委屈,“好不容易才见一次面,还想着和你好好交流交流的。”卡尔故意咬重了“交流”的读音,意思不言而喻,“现在只能登下一次了,期待我们的再次见面,我的布鲁斯宝贝儿~”卡尔张嘴轻咬一口布鲁斯的耳朵,甚至伸出舌尖舔了舔,然后在布鲁斯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便松手消失不见。

回过神来的布鲁斯面无表情拿出手帕仔细擦掉耳朵上卡尔留下的唾液,然后又把地面的地狱沥青收集起来。在确定现场已经完全处理干净后,刚刚又收集到不错材料的布鲁斯愉快离开,心里盘算着这次怎么甩掉那个烦人的魔王,虽然这么多年来他就没有成功过,但这次魔王之子闹腾也许是个机会?

━━━━━━━━未完待续?━━━━━━━━